你们的可视化模块做得那 么好

 贴片电容     |      2019-01-16 20:43

  你可能并没有听说过这家企业,这并不奇怪。因为跟大多数零部件供应商一样,丰宾电子具有“深藏功与名”的特性。

  但你肯定用过丰宾电子的产品,因为其电解电容被广泛运用小米、华为、海信、索尼、三星、飞利浦等众多国内外知名品牌的产品中。

  比如,最近网友在拆解华为65PD快充的充电器时,就拆出了丰宾电子的电容。

  就如“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一样,作为电子设备的元器件之一,丰宾出品的电容已被广泛应用于3C产业、工业控制、再生能源设备、自动化、医疗、照明、空调、通讯、智能系列等领域。丰宾市场经理介绍,目前丰宾的市场份额在大中华地区占60%,在亚洲其它地区占28%,在欧洲占12%。

  现在,这家在香港上市的公司,正在逐步挺进车载领域。由于汽车(尤其是电动汽车及充电设施)上使用的电容众多,这显然是个巨大的市场。

  但是,机遇有多大,挑战就有多大。由于汽车对元器件质量的要求更为苛刻,而且丝毫不能有安全隐患,因而技术门槛极高,目前这块市场主要被日本的电容巨头占据。丰宾凭什么与日企争霸天下?

  9月的一天,我到深圳市光明区深入调研丰宾电子,其董事长林金村给了我一个这样的答案:“我们将在管理和技术上与日企较量”。

  今年以来,随着贸易战的升温,中国汽车产业核心零部件国产化成了业界最为关注的话题之一,几乎所有业内人士都在呼唤零部件巨头的崛起。在铝电解电容领域里,丰宾不会缺席。

  虽然只有一天的了解时间,但在我看来,丰宾已具备基业长青的特质,不但可以担此大任,还极有可能成为车载电容领域的独角兽。

  1980年,青年林金村在台北成立了一个生产电容的小作坊。台湾地方小,市场容量不大,林金村的企业不温不火,但顽强地活了十几年,逐渐有了初步的技术积累。在90年代初,大量台湾企业回来大陆投资办厂,林金村也加入了这个行列。1992年,他来到由“画过圈”的深圳,办起了丰宾电子,从此公司进入发展的快车道。

  “到大陆后才发现,这里的市场太大了。因为当时很多外资企业进入大陆,需要很多零部件来组装他们的产品,尤其是电源厂家对电容的需求很大。”

  坐在我对面的林金村,今年已70岁,但每天仍然吃住在公司,工作十个小时以上。回忆起刚来大陆创业的情景,他才意识到,原来当时一脚踩上了时代的风口,迅速地飞了起来。

  面对国际化的市场,为了把成本和品质控制在自己手上,丰宾在1997年在广东韶关仁化县投资了铝箔化成厂,2001年在湖北宜昌成立铝箔腐蚀厂,2003年将韶关的化成厂迁移至内蒙古包头并扩大生产规模。

  这种All in 的作为,让丰宾一直在技术上领先,同行的企业被淘汰了一批又一批,但丰宾却越来越壮大。2007年,丰宾在香港成功上市。

  目前,丰宾早已掌握了电容界的三大关键技术——高稳定性的电化学工艺、铝箔的腐蚀和化成技术和自动化、智能化以及工业互联网的导入。

  除此之外,为了加强品质管控,还形成了一套系统化的管理体系。丰宾市场经理告诉我:这十年来的发展,进步的幅度有点惊人。很多外国客户来我们公司考察,都会问,你们的可视化模块做得那么好,系统是从哪里买的?其实,很大一部分都是丰宾自己做的。”

  现在,丰宾电子一共有2000名员工,其中研发团队有200人,“除了日本之外,在业界可能并不多见”。而丰宾的产能在国内业界能排到前三名,每个月能生产6.5亿导针型电容,1.5亿固态高分子电容,1.5亿贴片电容。

  而从2012年开始,丰宾电子的营业额基本上每年都在以10%—20%的速度增长。这个增长速度,一直保持到了今天。

  一方面,这是出于作为国内电容界龙头企业的使命感。林金村说:“我们要肩负起这个责任,不能把车载电容的市场拱手让给日本。不止是丰宾,我还呼吁国内其他龙头企业都朝着这个方向努力,一起来跟日本竞争。”

  另一方面,则是更为现实的考量,因为车载电容市场大,具有广阔空间。而且,由于车载电容的技术门槛较高,一旦进入就能形成自己的护城河,对公司发展有利。目前,消费类电容产品竞争过于积累,同行之间有时候甚至会展开价格战,这也促使丰宾想方设法早日切换到车载电容的赛道上。

  战略确定后,第一步是打基础。经过一两年的努力,丰宾几乎通过了所有车载电容的专业测试,还获得了知名外企的专业认证。

  林金村深知,日本电容企业的优势在于设备的自动化和智能化做得特别好,能对每一个电容进行严谨的测试。他说:“我们也在追,不但要让设备自动化,还要让它智能化。也就是说,我们的设备不但能够自动生产,而且还能对产品进行全面检测。因为电容对精密化要求高,有些问题人眼都看不到,但机器却可以。”

  目前,丰宾已形成一套严密的品质管控系统。其产品在生产过程中的任何瑕疵,都能得到记录和保存。

  “假如一辆车装了丰宾的电容,六年后若电容出现问题,厂家可能会要求我们把生产过程中的资料调给他们。那么,我们都不需要翻箱倒柜找资料,只需要进入系统,几分钟就搞定。对于我们的管理,这是非常重要的,这不是一般的电容厂随意能做到的。”

  有了这些准备,机会之门正逐渐向丰宾打开。在以前,一般汽车企业都对大陆企业生产的电容没信心,因而百分之百地采用日本的电容。但现在,不少车企开始把订单开放给丰宾。据其市场经理介绍,某国内知名汽车企业已经开始采用丰宾出产的车载电容。

  林金村很自信地表示,“所以,我们的产品开始逐渐进入车载市场,如果他们用几年后,我们的电容都不会有问题,那么他们以后肯定会继续买。”

  不过,丰宾并不止于被动接受车企下单,他们还制定了主动出击的策略,而且是高举高打,首先攻入欧洲市场。

  早在两年前,丰宾就在德国设立了欧洲办事处,以此来促成丰宾跟欧洲著名汽车企业的合作。

  为什么这么做?丰宾总经理林薏竹坦言,“开拓车载电容市场真的是非常困难,因为这是由汽车企业主导的,你需要对方告诉你他们需要什么样的产品,然后你才能做针对性的开发,做进一步的产业布局。”

  这样的策略已逐渐取得成效,丰宾已开始给欧洲好几个汽车企业代工生产车载电容。林薏竹说,“出于合作协议和商业机密的考虑,我现在还不能说这些企业的名字。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的产品已经得到了欧洲一些车企的认可。”

  通过上述种种努力,丰宾已拿到了进入车载电容市场的入场券,但怎样才能赢得更多汽车厂家的认可?

  要解决这个问题,先要回答:为什么多数车企只敢用日本生产的电容,而不敢用国产的?

  林薏竹思考后得出的结论是,国产电容和日本产的电容,在设备结构和工作原理上都是一样的,不同的是,日本生产的电容精度更高。而车载电容最重要的考量就是精度,对于任何一个部件,产品的一致性都要做到极高。如对于电容精度,消费类电器允许的误差范围可以高达正负20,而汽车允许的误差范围只有正负0.1。

  林薏竹曾在日本明治大学留过学,对日本文化较为了解。在多次参观日本的电容工厂后,她发现日本人有一个特点——不管有没有人看到,都会要求自己把本职工作做好,因而在产品精度方面,他们每年都有大幅进步。此外,为了制造好的产品,他们会从源头上抓起,研发能够生产高精度电容的设备。

  林薏竹认为,电容行业由于没有确定标准化的设备,要开发高精度的电容,必须要以设备技术为导向。意即,研发出能够稳定生产高精部件的设备,才是从源头上解决问题。目前,国内企业在把电容交付给客户之前,一般要通过线上检测装置检测出良品率,但线上检测装置的精度是可以调的,调松一点就能轻松过关了。表面上,有些厂家交付的是百分之百的良品,但实际并不如此。而丰宾的做法则大不一样,他们并不依靠线上检测装备来评定产品质量,而是把它当作开发更高精度的设备制作平台的依据,通过设备本身的改进,来提升产品的一致性。

  “一般企业是通过线上检测,从有瑕疵的产品批次中挑好的产品交付给客户,而我们只是通过线上检测装置来改进升级生产设备,提高一次性出量的良品率。”

  林薏竹说,她的这套哲学,叫“打断腿”哲学,就是一次又一次不断地打断自己的腿,挑战更严格的标准,以此循环往复来提升产品精度。从去年开始,这套理念已经运行了一年半的时间,她能明显感觉到产品精度和品质的提升。“真的是进步很多,越来越逼近我们的目标”。

  跟这同样重要的是,丰宾对待客户很诚恳。曾有客户告诉林薏竹,“你们的竞争对手往往很怕我反应问题,总是借口说那是偶发因素。可是你们不一样,对于我反应的小问题,你们都会认真分析,从设备、材料、人员、内控等方面找原因,然后告诉我问题到底在哪儿,你们想怎么改进。这让人很感动。”

  通过这样的交流,客户觉得丰宾很务实,是真心实意想追求高品质的产品,所以,即便丰宾的产品目前暂时还没能达到日本的水准,他们也乐意合作。

  自从2007年从日本留学回来后,林薏竹已在丰宾工作了11年,她已经逐渐找到了做企业的感觉:“我们一直在鞭策自己,对自己要求很严格。目前国内的车载电容还处于起步阶段,我们相信可以通过‘打断腿’的方式,搭上这一波顺风车,最后成为世界顶级的电容企业”。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乘坐空间大配置丰富外观好看性价比高内饰好看油耗高配置低动力不足储物空间小隔音效果差

  改款奔驰E级曝光,终于全部取消V6,新增1.5T,命名E260L,接受吗

  改款奔驰E级曝光,终于全部取消V6,新增1.5T,命名E260L,接受吗